www.4066.com美国八成能源实现自给 预示世界能源格

2019-12-01 08:23栏目:电工电气
TAG:

能源转型将发展成一场竞赛

美国目前处于20年来最接近能源完全自给的状态,彭博社的这条新闻是北美国家大规模开发油砂和页岩气的真实反映,也体现出世界能源供应版图的新变化。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能源消费大国,美国能源自给率提高,预示着世界能源生产和消费格局重新洗牌。 对中东进口依赖有所下降 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已彻底扭转能源自给程度下滑的态势,在过去的6年里能源自给率逐渐提高,在2011年前10个月达到81%,为199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一变化对美国经济、能源安全,以及世界地缘政治有着重要影响。一方面,美国国内能源产能提高,带动了就业增长和居民及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另一方面,对进口的依赖下降,有利于削减贸易赤字,同时使美国在处理中东问题和其他地缘政治热点问题时有了更大余地。此外,稳定而价廉的能源供应,增强了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美国谈论制造业复兴,重要的底气就来源于此。 自1973年中东石油生产国实施石油禁运引发石油危机,导致西方发达国家经济陷入衰退之后,美国一直谋求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然而,因美国经济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很高,在相当长时间内美国能源自给率不降反升,直到近年才出现逆转。数据显示,美国能源自给率自2005年创下70%的低值后一直在稳步提升。 除去经济衰退导致美国能源总需求下降的因素,美国能源自给率的提高,不仅与扩大墨西哥湾石油开采、加快发展生物乙醇有关,更要归功于技术的创新和应用,其中最突出的是页岩气的开发。自本世纪初以来,新型钻井的使用和压裂技术的突破,使得地下页岩地层中的天然气得以大规模开发,引发了一场被称为页岩气革命的能源产业变革。目前,页岩气已经占到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三成以上。 北美成能源供应重要板块 实际上,在北美乃至整个西半球,非传统油气资源的开发正在掀起一股热潮。国际经济咨询机构美国剑桥能源研究协会主席丹尼尔耶金去年底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指出,过去几十年,中东处于世界能源版图的中心,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得益于技术进步,加拿大的油砂和美国的页岩气,如今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得到开发。一条新的能源轴线已在西半球悄然崛起,并可能在未来几十年改变全球能源分布版图。 数据显示,加拿大油砂矿石油日产量大约150万桶,这比利比亚发生冲突前的全国产量还要大。而近十年来美国页岩气产量飙升,使美国一跃成为天然气第一大资源国和生产国,美国天然气价格自2008年以来降幅已经超过80%。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在演讲中把美国比作天然气界的沙特阿拉伯。一些专家预计,美国将在2020年成为世界头号能源生产国。北美正在成为世界能源供应版图中隆起的板块。 美国油气产业界对未来增加能源产量充满信心,并呼吁政府出台适当的政策支持。进入2012年以来,代表美国400多家油气企业的美国石油协会发起支持能源的全国性宣传活动,在全国电视、广播和平面媒体大量投放广告,宣称增加油气开采可创造众多就业。该协会总裁杰勒德称,美国是世界上能源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如果政策得当,美国在未来15年内可以完全依靠本国和加拿大的石油供给,摆脱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有效加强能源安全。 削弱清洁能源行业积极性 对于美国能源自给率的提高,一些人也做出了不同的解读。有网民指出,即便美国能源自给率提高,美国市场也还是无法独立于全球石油市场之外。目前国际石油市场只有一个统一的价格,国际地缘政治事件仍会影响油价,而美国普通消费者依然要为这类事件导致的油价波动埋单。 环保组织也对能源独立提出质疑,认为目前的能源独立还是建立在化石能源的基础上,只不过是找到了新的化石能源来源而已。如果不能减少能源浪费或提高能效,将带来更多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环境风险。目前,美国天然气价格的下降,已经削弱了清洁能源行业投资的积极性。 ;;点评 罗振兴:2002年以来,在全球能源供不应求的背景下,全球能源安全体系正在发生悄然变化。 首先,廉价能源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石油勘探和开发的成本大幅上升,大油田越来越难发现,现有主要油田产量将达到峰值,这些事实表明世界已经进入油价高企的时代。油价高企,提升了非常规油气资源的经济价值,有可能会改变能源的地缘政治格局,如加拿大凭借其储量极其丰富的油砂在能源政治中的地位就会显著上升。 其次,世界能源结构也在发生悄然变化,石油时代正在向天然气时代迈进。页岩气技术的突破是天然气时代来临的前奏,以美国为例,其页岩气产量从2000年的122亿立方米飙升至2010年的1378亿立方米,已成为天然气第一大资源国和生产国。由于天然气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区域市场,这将对全球能源安全体系带来新的变化。 第三,化石能源带来的环境问题和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正在推动着全球能源结构的大转型,即从化石能源转向风能、太阳能等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也将推动全球能源安全体系演变。 最后,西亚北非地区的大变局可能会影响全球能源安全体系。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多国发生骚乱或内战,导致了政权更迭或政局混乱。骚乱是否会扩展到该区域其他重要产油国,将对未来全球能源安全体系产生重要的影响。 美国作为全球能源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作为能源设备和能源技术的领导者,作为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开拓者,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建立、维护和推动全球能源安全体系中发挥着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作用。无论全球能源安全体系如何变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美国可能仍将是全球能源安全体系的主导者。

三大趋势正在改变以石油为中心的能源地缘政治格局

这两个发展带来了第三个长期趋势:创建低碳能源体系、对抗气候变化。2015年的《巴黎协定》尽管是座里程碑,但在可以阻挡全球变暖趋势之前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实现这点,就必须向风力和太阳能、电池、电网等更具试验性的干净能源来源投资数以万亿计的美元。

如今,这种稀缺性说法快要终结了,这得益于三大发展。一是美国的页岩革命,它将美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综合生产国。自上世纪70年代起的数十年来,石油产量一直下降,而美国如今的产油量与其历史上的最高产量相当:去年11月,每日产量1000万桶,它使得美国不那么依赖进口石油。

能源转型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非常复杂,能源转型将发展成一场竞赛,看哪个国家能够自己生产最多能源,以及哪个国家拥有最先进的技术。

美国处于领先,但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美国有可能浪费早期的领先优势。这一优势是通过利用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来减少排放量、促进清洁能源技术,以及帮助倡导《巴黎协定》而获得的。在美国的国内政治影响下,美国有可能会卡在支持石油燃料的人与热烈支持清洁能源的人这两派之间,前者大多是共和党,而后者大多是民主党。他们或许无法就对于经济和气候而言的最佳前进道路达成一致。

转型有充分的可能会导致地缘政治摩擦。最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它将对依赖石油的经济体带来挑战。那些化石燃料储备资源丰富的国家,以及那些将赌注押在石油上时间过长却不对其经济进行改革的国家可能面临挑战,比如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就处于最显而易见的险境之中。

但能源格局转变并不一定会导致地缘政治的新战场。新的清洁能源是为应对全球变暖而生的,应对全球变暖无疑需要所有国家的合作,包括传统的石油生产国。一些新的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等具有小型化、地方化、去中心化的特点,能帮助更多的落后地区不必付出太多代价就能获得能源。合作和地方化,或许将避免新的能源地缘政治走向过度竞争。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066.com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www.4066.com美国八成能源实现自给 预示世界能源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