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第二大晶圆厂格罗方德入川看中国半导体

2019-12-13 01:34栏目:电工电气
TAG:

2018年1月,中国半导体企业北方华创以1500万美元价格收购美国半导体设备生产商Akrion Systems LLC。美国外资委批准了对Akrion Systems的收购。Cooley认为,这一案例又表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关注重点仍在于保护敏感的半导体技术,而非相关下游行业。

出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促进纲要》、设立首期1200亿元的大基金,都显示了中国对于促进集成电路发展的国家意志。不过,具体涉及发展思路,产业内有自成体系的尝试(例如龙芯,并在相关基础领域获得了应用),也有融入ARM、英特尔生态的不同尝试。是“自主可控”还是“安全可控”,一词之差,其实是不同的产业发展思路。

首先加大封装测试设备市场的国产渗透率,传统封装及高阶封装设备同步推进,支持本土设备龙头优先在部分关键晶圆制造设备领域向高阶工艺方向布局,促使中国大陆中试线及中国大陆制造厂商加大对国产设备的验证力度,另外推进中国大陆设备企业进一步整合升级,促使本土半导体设备产业整体技术水平快速提高。

www.4066.com 1

国家大力规划中国芯如何赶超?

通过以超过300亿美元创纪录并购价格收购ARM,软银已进入半导体生态链顶端,而紫光集团此前宣布接受过英特尔15亿美元投资,ARM生态要和英特尔生态争夺中国伙伴?未来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孙正义和赵伟国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是通过投资并购而将公司打造为半导体领域举足轻重的公司。

而在2015年的《中国制造2025》中更是提出,要让中国芯片自给率从2015年的不到20%提升到2020年的40%,到2025年达70%。

现在看来,在中国的半导体市场以及更多科技产品市场,一种新的合作模式在碰撞中逐步确立,即外资公司和本土公司之间,如何作为“利益攸关方”分享技术和市场的发展收益,乃至于未来作为伙伴共同拓展全球市场,在增强本土产业链能力上的投资,和本土合作伙伴共同设立合作公司,研发、供应链的“本土化”,都可能被视为更加“本土化”的外资公司,也将能在中国新的产业环境中更游刃有余。

“情况发生变化在2016年后期”,Cooley指出,当时中资企业的境外投资达到创纪录的顶点,导致奥巴马总统阻止了中国对爱思强公司的收购。此后,美国外资委日益频繁公开表示需要保护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并且对外资收购审查的姿态更加咄咄逼人,尤其是针对中资企业投资。

过去两三年,国际知名半导体厂商中,英特尔、高通在中国也不乏投资动作,或成立了相关合资公司,例如:英特尔通过15亿美元投资紫光旗下紫光展锐,高通联合中芯国际、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投资中芯长电凸块制造。不过,格芯所涉及的金额又提升了一个数量级。

而在材料端,郭高航认为,关键材料如硅片、光刻胶、高纯化学品、特气等材料需要继续增加研发投入,加快量产进程。

《纽约时报》最近撰文称,“全球半导体产业重心继续向中国转移。”但如果论产业实力,中国半导体产业中,除了设计、封装、测试等环节差距正在缩小以外,半导体的制造,特别是制造设备的制造,都还存在明显的一代以上的差距,这就是现实,不会因几句“中国半导体崛起”而改变。

上述人士表示,通过这种方法,日本、韩国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内将其汽车、半导体和其他工业的技术水平带到国际前沿,“但在落后距离较大的情况下,这将花费大量时间,等到研发出来了,技术进步却可能再次将你甩下。”

不过,新的特朗普政府,以及更早以前中资在美投资并购遭遇国家安全方面审查的阻碍,都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产业政策可能进一步保守化、孤立化,相对于中国对待外资的态度,美国未来的产业政策更加值得关注。如果论开放的心态,重心的确正在发生偏移。

随后,中国还建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来投资国内半导体企业,第一期募资1387亿元,至2017年,各地政府共同宣布成立约5000亿人民币的半导体基金;预计带动社会投资7000亿元。

无独有偶,除了格罗方德刚刚宣布了投资,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被曝春节后造访北京,其间与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进行了会谈。这次神秘的会晤也受到人们关注——

郭高航认为,在设备端,当下8英寸待售二手产线奇缺的大环境下,对国产设备来说是个机会,有针对性解决国产设备验证问题。

工业时代的基石是钢铁,半导体就是信息时代的基石。而长期以来流行一种说法:我国超过60%的半导体设备依赖进口,甚至超过了对石油的依赖,而包括芯片产业在内,我国信息领域部分基础产业还相对弱小,不足以更好地支撑信息经济可持续运作,斯诺登事件以后,隐藏的国家信息安全潜在隐患则更加凸显。

中国资本和企业也同样积极参与其中,但从并购金额及并购成功率来看都不高。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Bruckhaus Deringer)特别顾问Shawn Cooley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两年前或更早些时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外资收购美国半导体公司的顾虑相对有限。

半导体领域最近动作频频,一系列重要投资的落地,说明政策对于外资半导体公司的态度以及新的合作方式更加趋于明朗。

而在特朗普总统当政后,美国外资委更趋于规避风险,其下属机构不愿承担任何潜在风险。Cooley认为,这一转变事关重大,因为美国外资委原本旨在管控风险而非消除所有风险。

www.4066.com 2

2014年,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希望加速16/14nm制造工艺实现规模量产。同时还希望到2030年,集成电路产业链主要环节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批企业进入国际第一梯队,实现跨越发展。

中国经济发展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全球化,但在半导体这样一个国际分工合作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领域,因为上述背景的存在,对于“外资在中国经营环境面临挑战”、“中国向本土保护主义前进”的担忧一时也颇为流行,不过,这种担忧现在看来是一种多余,不可能完全关起门来自己发展,排斥国际竞争者,但也无法接受单纯提供市场的地位。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066.com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全球第二大晶圆厂格罗方德入川看中国半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