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荣基金www.4066.com:美国制裁中兴事件背后的博

2019-12-13 01:35栏目:电工电气
TAG:

因为根据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是,在7年的时间里,中兴将无法获得美国公司的技术,这意味着,它可能无法在其设备中使用美国谷歌公示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

富荣基金研究部李延峥

彭博社称,在美国技术禁令威胁切断公司设备的核心操作系统后,中兴通讯高管们正在评估智能手机的软件选项。

一、 事件简述

缺芯软肋并非关键,真正的危机或在于操作系统

按照前文分析,中兴供应链中美国厂商占其采购比重高达30%到40%,而这只是在美国注册的公司,对于部分注册地不在美国,但业务据点、技术服务在美国的公司而言,也同样在美国商务部禁令范围类,如英国的ARM等,实际影响数量可能比想象更大。

电工电气网】讯

美国制裁中兴,意在延缓中国5G进程:国内通讯行业由3G时代国外垄断,到4G追赶,到现在5G的领先,全球涉及5G的1600余件专利申请中,中国大陆的5G专利申请数量已经排名第一。中兴是国内第二、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厂商,市场份额约在10%左右是我国5G发展的重要成员,中兴此次被制裁侧面的体现出国内在半导体、芯片领域的薄弱,从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的演变来看,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及产品仅是表因,遏制国内高端制造业的崛起才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时间风口,美国对中兴的制裁,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国产手机厂商最大软肋的一次警钟的敲响。

二、 事件影响分析

但让中兴去选择三星的Tizen,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很难有好的前景。如果撇开中兴的通信网络设备不看,从智能手机零部件领域来看,中兴如果在美国禁令之下,退而求其次还是可以生存下来。

4、而此次美国对中兴出口进行全面封锁的理由是,根据2017年3月达成的协议,中兴通讯承诺解雇4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中兴通讯在今年3月承认,该公司只解雇了4名高级雇员,未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违反了此前的协议,因此采取了新惩罚措施,美国企业被禁在未来7年内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销售元器件。

事实上,整个国产手机市场,在LTE基带市场,要么依赖高通,要么依赖联发科。如果夸张点去设想,美国未来贸易战更深入一步,国际政治氛围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国产手机产业链,尤其是当前整个头部国产手机阵营都放眼星辰大海,集体出海征战国际市场与美国巨头抢全球市场的情况下。

此次事件从侧面反映出我国上游核心元器件如:集成电路、射频器件、基带芯片等的薄弱。虽然在电子终端产品:通讯有华为、中兴,手机有华为、OPPO、vivo,电脑有联想等世界一流企业。但对于上游元器件尤其是半导体而言,几乎没有太多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参照韩国、台湾半导体的发展经验,由于行业高投入、回收期长、人才依赖度高特点,产业发展通常需要政府的介入,半导体产业更多体现的是国家意志、资金以及人才的较量。对于国内芯片行业而言,此次制裁让政府、产业更清楚的认识到发展的必要性,也将倒逼国内终端电子厂商加大对上游设备、材料、芯片等本土品牌产品的采购量,同样产业相关资金投入以及政策支持也更为可期。

如果说,随着未来整个行业芯片技术逐步成熟,未来有新的厂商发展起来之后,中兴在芯片领域未来还有替代方案,但在操作系统领域,中兴如果连Android都不能用,那么意味着它将没办法开展手机业务。

中兴对美产品依赖度高,或致供应链断裂:对于中兴通讯而言,主要业务分为电信设备占比60%和消费类电子占比30%两大块。首先看电信设备,主要核心零部件:基带芯片、服务器芯片、光模块等均来自于美国供应商,占中兴采购比例30%~40%左右。替代品方面,中兴的基带芯片用的是高通的,这一块展讯具有一定的替代能力,光模块是美国ACIA,也能由国内产商光迅等部分生产,高端则全部需进口,对于服务器芯片也没有国产化能力,综合而言,对于通信设备而言涉及零部件较多,按照中兴在美国的采购比例,相关业务有停滞风险。再看消费电子,产品为中兴智能手机,主要CPU芯片用的是高通,这一块替代有台湾联发科等,但对于操作系统而言,由于之后无法拿到Google的系统授权,就无法使用安卓系统,目前市场主流操作系统主要分为安卓和IOS两大类,若无安卓系统这对于中兴手机而言非常致命。

但操作系统这种底层相当关键的软实力先不谈是否有能力做,从战略层面是否值得投入可以说多数厂商都是持怀疑态度,周期太长,设计、研发、资源、技术上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多数人认为没必要也不现实。

3、对于此次制裁,中兴进行了内部整改和更换管理团队并于2017年3月同意支付 8.92 亿美元罚款,就美国指控其违法向伊朗及朝鲜出售美国科技及妨碍司法调查达成和解,后续中兴若违反与美国商务部的协议,还须额外支付3亿美元罚款,结束长达了 5年的调查。

国产手机厂商长期喊着要超越苹果,但在操作系统层面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因为相对于芯片这种战略重要性非常突出的关键技术而言,投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研发项目投入从长远看回报也是可期的。

2、2016年3月,根据调查结果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兴违反美国政府对伊朗施加的出口禁令开始对其实施出口限制,规定任何企业向中兴出售美国企业的零部件或仪器前,必须向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

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一罚,中兴很可能就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这才是人们所唏嘘不已的关键。

三、 自主替代,势在必行

业内人士表示,美国对中兴的制裁,其实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因为中兴通讯与众多美国供应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全美近13万个高科技就业岗位提供支持。由于合作关系紧密,此次出口制裁使高通、英特尔等这些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蒙受损失。当前美国多家光学设备制造商的股价出现集体“跳水”。

事件始末: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未来7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000063,股吧)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售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如果说,在芯片业务上,国内还有机会积跬步而缓慢赶超,但在操作系统领域,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却几乎不存在这个可能性。

1、事件可追溯至2012年,中兴将一批美国知名科技公司的数百万美元软硬件产品出售给伊朗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伊朗电信(TCI)及其控制方旗下的一个部门。此举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施加的出口禁令。

对于美方而言,弄残一个劲敌,换取眼前的暂时损失,但从长远来看,并不吃亏,因为它这一制裁不仅仅是影响中兴通讯通信设备和手机等业务的正常生产与销售,更重要的是可能将影响未来中国运营商与中兴在5G网络的推进。美国也保住了产业链上游的话语权与主导权地位,尽管对于美国而言,也意味着丧失一个重要的客户与部分利润。

我们就事论事看待中兴被罚的背后,客观而言是中兴通讯采取隐蔽手段将其从美国本土采购的部分产品再出口到被美国禁运的国家,违反了在美经营的商业准则,触犯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政策,这是它所付出的必然代价。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从国内的整体现状来看,软件产业也是依附于西方的技术体系与顶层标准设计,没有自己的编程语言与软件开发工具,软件产业都在西方技术体系框架内做内容填充与设计开发,软件产业其本质还是大而不强,因此最终反映到操作系统体系的空缺。

中国人做生意更追求短期回报,能尽快赚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们看到中国手机厂商对更多愿意谈销量的增长而非利润,美国要的或许是在代表未来高端科技技术领域占据长期而又绝对的主导权与话语权,以便在足够长的时间内,向全球产业链上下游盘剥收割最大的利润。

根据腾讯新闻此前消息,中国已经全面通过中国国家5G二阶段测试,测试指标远超ITU标准,并且与中国移动、高通公司三方完成全球首个基于3GPP R15标准的IoDT测试。与此同时,中兴通讯发布了新一代5G高低频AAU,多项关键技术充分满足了5G商用部署的多样化场景及需求,已在中国5G国测以及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营商的5G测试中应用。

日前,可以说中兴正在遭受美国有史以来最严制裁,也面临着史上最大的危机。日前美国商务部发布对中兴通讯出口权限禁令,禁止美国企业向其出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及相关技术,期限为7年,原因是中兴通讯公司违反了与美国政府2017年达成的和解协议。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还对中兴通讯处以3亿美元罚款。

从阴谋论的角度,美国人为何愿意伤敌一千而自伤八百?

早在2016年美国政府正在对中兴穷追猛打之际,在同时传出华为也接获传票调查其违反禁运制裁条款的状况,在当时的情况下,事件虽然并未进一步升级。

比如芯片可以用联发科的,屏幕、摄像头可以用三星索尼的等,但操作系统你还能用美国企业之外的吗?如果Android不能用,基本意味着你可能要退出手机业务了,就看中兴与谷歌如何与美国商务部谈判了。

另外,一个新的操作系统的强大又依赖于自身的应用生态的丰富性,没有足够的应用程序,就等同于一个空壳,是没有价值与意义的。

从这些被制裁的项目来看,华为拥有自己的基带,自己的射频芯片和射频技术与主控芯片,自己的电源管理芯片,有自研芯片,在通信网络市场领域在美国之外尤其是欧洲市场基本上已经掌控到了产业链上游地位,手机领域有海思芯片,在硬件领域,华为的承受能力与硬实力要强的多,但如果从当前华为的业务重心——智能手机领域来看,其软肋也在于操作系统。

余承东当时在微博上表示,“只要安卓系统保持其开放性,华为智能手机就会永远使用该操作系统和生态,并基于安卓系统在性能、体验做些改进,以更好满足各国消费者需求。”。

早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不无感叹的表示,中国没有形成国家意志,缺乏顶层设计。在移动操作系统方面,国家科技计划对知识产权风险未作充分评估,就支持很多家都在安卓上做定制版本,既是低水平重复,又做不到自主可控。

我们需要反思什么?

笔者曾经在《华为若要做操作系统,到底有多难?》一文中就分析过,操作系统的开发难在其中的内核,系统内核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分成诸多模块,诸多模块之间设计要考虑到可扩展性、软件架构设计、算法、代码控制等诸多方面。所以在国内,众多国产手机厂商的OS都是基于Android上层界面进行修改,如华为的EMUI与小米的miui,基于安卓系统在性能、体验做些改进,顶多是安卓的马甲,但在系统底层还是Android的内核。

在商言商,遵守当地商业规则是中国企业经营的前提,但须知规则是人定的,也是可以修改的,都可以依照核心利益走向而定。关键问题是中国企业需要学会如何在关键技术层面有能力与美国达成一种制衡,如果失去制衡,一旦被制裁就全无反击之力,这意味着没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就好比无论是此前华为进不了美国市场,还是中兴被制裁,总是有一腔热血的“爱国”网友高喊,中国为何不禁苹果?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066.com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富荣基金www.4066.com:美国制裁中兴事件背后的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