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钢价“大起大落” 限产

2019-12-12 12:47栏目:五金工具
TAG:

在徐宁以及多位受访的钢贸商看来,供需关系决定价格,目前钢铁市场的症结主要集中在采暖季限产和库存等方面。

兰格钢铁网统计,目前百家中小企业高炉开工率为78.2%,去年同期是73.9%。

“中西部库存数据反映了北方需求停滞后范围在扩散,钢厂不断加大资源外调,南方继北方之后钢材现货市场也沦陷,近两个月钢价罕见累计跌了超过850元/吨,后期需求加速下滑。”仝琳表示,目前现货市场比较煎熬,企业人士纷纷表示年都不好过,希望国家政策能加大环保力度,严查污染钢企,限制落后产能。

“钢贸商一直是弱势群体,在发生危险时跑得最快。这是当企业没有办法双赢时,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韩卫东说。

另外,近期全国雨雪天气普遍来袭导致需求停滞,并由北方向南方蔓延,加之在环保政策调整之后,钢厂持续生产使得库存不断增加。

以占中国粗钢产量11%的钢铁重镇唐山为例。大宗商品及能源信息提供商普氏能源资讯(S&P Global Platts)的一份报告显示,11月初,该机构分析师在唐山调研后认为,截至11月初,唐山今年的限产力度不如去年。

本报记者 王金龙 西安报道

他表示,因2017年执行了严格的限产政策,市场已有预期,今年采暖季环保限产效果已提前预支,加上今年实施了灵活的限产政策,限产比例较去年降低。

对于所谓的“取消限产比例”,徐宁解释称,此前已经出台的京津冀地区供暖季限产文件是8月初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文中提及“天津、石家庄、唐山、邯郸、邢台、安阳等重点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其他城市限产比例不得低于30%,由省级政府统筹制定实施方案”。

唐山钢坯目前均吨价为3040元,较前一周下跌11.88%,较今年最高点4110元下跌26.03%,同比去年降幅为20.83%。

对此,李庆朝认为,目前是北方的螺纹钢销售淡季,虽然价格有所回暖,但是现货需求并不买账,冬储意愿并不强烈,加上对明年经济预期悲观,对市场上涨行情有所压制。不过,如果能有相关的经济刺激政策出台,或者中美贸易冲突有了突破性进展,那将对市场行情的影响预期就会有变化。

库存是影响钢价的另一重要因素。韩卫东称,上周以来,因钢价跳水,钢贸商降价甩货出逃,这造成钢厂库存增加。

近几年来,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显成效,进入2018年之后,钢企需求形势向好,生产经营状况亦得到改善,实现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从2018年3月份起,钢价就开始呈上升趋势,甚至连涨8个月,截至10月底钢价达到4700元/吨。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表示,此次钢市断崖式下跌,主要与需求减弱和环保限产力度有关。

或许正是因为环保政策的调整,今年冬季进入11月份之后,全国大部地区钢企库存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出现增加,即便4个省份库存出现下降情况,相对比例也较小。

王国清表示,目前,钢坯吨毛利不足100元,螺纹钢吨价尚有约400元毛利,但因企业而异,“有的企业环保成本高,可能已经在盈亏平衡点附近。”她认为,12月,钢铁市场可能会止跌企稳。

对此,仝琳向记者表示,虽然目前钢价有回暖反弹的迹象,但是西部地区钢厂已经到了亏损边缘,新疆地区甚至有钢厂已经提前停产,钢企高负债的局面仍未改变。

自2016年年末起,到今年11月前,中国钢铁市场出现产量高、价格高、利润高的“三高”行情。

对于钢价暴跌的原因,仝琳解释称,钢价的波动受到供需关系影响,2018年冬季钢铁行业并未因环保问题而出现“一刀切”,加之冬季钢铁供需放缓,从而加大了钢价的下行压力。

根据唐山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对全市钢铁企业秋冬季差异化错峰生产污染排放绩效评价分类情况进行公示的通知》,在列的36家钢厂,划定出A类企业1家,B类企业22家,C类企业9家,D类企业3家,无排污许可证企业1家。由此计算,今年唐山这36家钢企的平均限产比例约为39.44%。

据库存数据显示,2018年12月12日,社会库存增加9.18万吨至188.16万吨,厂库增加4.75万吨至120.29万吨,总库存合计增加13.94万吨至308.45万吨。

普氏能源资讯分析师Niki Wang称,这与去年唐山44%的平均限产力度相比,有所放松。

钢价涨跌幅度大

上述普氏能源资讯的报告显示,2017-2018年为期五个月的采暖季集中限产,消减了约5200万吨生铁产能。

事实上,自进入11月中旬后,随着雾霾天气增多,民众对高污染企业的限产呼声不断。与此同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钢贸商也表示,鉴于近期北方地区雾霾天气不断加重,希望国家政策能重启限产或是临时加码限产,以此降低库存,从而有利于稳定钢铁市场。

今年唐山钢企的平均限产比例约为39.44%,低于去年的44%。

然而,何杭生却不认同徐宁的说法。何杭生表示,在11月之后,的确有部分钢企出现亏损,甚至停产,但是绝对不会回到2015年的1800元/吨,况且近几日,钢铁价格已经明显出现反弹回调趋势。

从供给看,“今年新增的钢铁产能有4700多万吨,产能扩张力度多年罕见。”韩卫东称,“三年的供给侧改革任务已经完成,要消化今年新增的钢铁产量,只能靠市场调节,那就是价格波动。”

英大期货北京营业部黑色系负责人李庆朝向记者表示,虽然黑色系12月12日上涨,但上涨的空间有限。从数据来看,目前钢厂螺纹钢的利润空间有所收窄,钢厂的生产方向会偏向窄带、圆钢或者外贸单。

“建筑钢材需求由旺季转向淡季,需求逐渐转弱。”王国清称,今年环保限产政策也出现了变化,取消了“一刀切”后,限产力度低于去年同期,“这可以从高炉开工率看出差异”。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4066.com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钢价“大起大落” 限产